在南海贵城的一间套房里,38岁的阿玉躺在床上呼吸氧气,而母亲傅女士则照顾着她的日常生活。傅女士说,阿玉从小就患有先天性心脑血管疾病,身体也不好。“现在她经常心often,呼吸急促,不得不大量吸氧。如果她不吸氧,那就很愚蠢。”
付女士更担心的是,她的女儿阿玉仍然被拖欠逾40万元,数据显示,阿玉于2018年6月和2018年8月从两家银行借款,其中包括一张信用卡透支20万元和一张现金。贷款22万多元。阿玉为什么病重,需要借钱买车?
对此,傅女士说,起初她不知道,也不了解此事的利弊,直到得到提醒。事实证明,2018年,Ayu突然从她的小学同学Wei小姐和她的朋友Xie那里收到消息,他们希望Ayu可以成为该公司的法人实体,并希望代表Ayu贷款以经营该公司。
从阿玉和魏女士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就通过公司运营和贷款购买汽车进行了交流。魏女士还说,这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转折点。向阿玉求助不会伤害阿玉,她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签下它,你就不必为此付出代价。”
信任一个好朋友,Ayu连续签署了四个或五个名字,但她不确定自己在签名什么。2018年5月30日,魏女士的法人实体成为阿玉。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使阿玉出乎意料。阿伊赛伊德说魏女士是她唯一的朋友,但好朋友未能偿还贷款,使她背上了债务。
法院认为需要还款
时间是建立民事行为能力丧失的关键
在2019年7月,阿玉的健康状况越来越恶化。Fu向Ayu申请了残疾人证,并要求她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法院的民事判决得到法律专业知识的支持。
傅女士认为,是魏女士和男友谢先生利用阿玉欺骗阿玉支付了超过40万元的债务。2019年9月,傅女士向公安部举报了打击“合同诈骗”的案件。当时,桂城派出所也受理了此案,但调查并未导致两人被起诉。
同时,其中一家银行将Ayu告上法庭,以清偿欠款。傅女士说,银行起诉了他们,法院决定偿还这笔钱,但他们不是这笔钱的实际使用者。
阿玉的代表律师温先生曾经想通过“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来帮助阿玉捍卫阿玉,但最终法院裁定阿玉败诉,并根据《 Art》规定的还款义务。原因如下:借款后,将Ayu认定为无民事行为的人。
温律师表示,他仍然有个人合作汽车购买协议,其中说,魏女士和谢先生代表阿玉从两家银行总共借了424,000元,购买奥迪汽车,所有费用都由魏女士和先生承担。谢如果起诉Ayu,Ayu将有权对Wei女士和Xie先生提起诉讼。他想以此协议为证据,帮助Ayu将另一名被告提请法院要求,但法院仍然不支持他们。
“鉴于合同的相对性,任何借用该合同的人都将偿还该合同,而且没有办法证明阿玉当时没有民事行为能力。魏小姐和她的男友也没有出庭。有些事情还不清楚,但只有单方面的陈述。因此法院最终决定不予支持。“文律师记得当时的情况并说。另一家银行于今年5月起诉了Ayu,Ayu最终败诉了。原因与以前相同:贷款后,发现Ayu无法执行民法的时间。
各方出现并承诺
尽快还清银行债务!
经过多次挫折,记者终于找到了魏女士并认识了。魏小姐谈到了整个事件的利弊,并否认对阿玉说谎。魏女士说,她告诉Ayu她从事的业务是imAuto,看看他们是否可以使用Ayus住房贷款来为每个人的合作筹集资金并将其视为商业投资,当他们赚钱后,每个人都会集体获得股息,并且然后由Ayu担任代理,Ayu同意签字。
魏女士说,当时Ayu询问同意签字有什么好处,她回答说Ayu可能是公司的法人实体。后来,魏女士没有用房子抵押贷款,而是以阿玉的个人名字使用了贷款。记者在签约时询问韦小姐关于阿玉的心态时,韦小姐回答说,阿玉上车去借钱是正常的,她只知道阿玉有自然的心脏状况,但是不是在考虑她的理智。影响。
魏女士没有幸免于阿玉的债务,说她和谢先生确实应该由她承担。她还表示,他们总是按时还款,并于2019年3月暂停付款。
另一方,记者谢先生也通过电话与他联系。谢先生说,从2018年6月下旬至2019年3月,他偿还了总共11万辆奥迪汽车抵押贷款,然后由于资金短缺而无法偿还这笔贷款。此外,谢先生还承诺,作为法律实体,阿玉的公司没有债务,阿玉也没有参与该公司的业务。
谈判后,魏小姐和谢先生都承诺将筹集资金以尽快偿还阿玉的债务。
资料来源:小强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