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国时期有一桩古钱币的案子,案件的时间和地点都不见了,案子的真实性尚存疑问,但有确凿证据,甚至有传言称而。
特殊的不是假冒技术多么聪明,而是摆弄布局,这意味着今天很有趣。
此案也称为开元通宝案。
开元通宝是唐代的古钱币,铸件数量众多,为后人保存,市场价格不高,多数收藏家只买两三件就好玩了,不是稀有珍品。
市场上几乎没有假冒的开元通宝,因为该产品的价格低廉,而制造假冒产品的利润太低且不值得,所以很少有人会认真区分其真实性。
在中华民国时期,一个人意识到了这个漏洞,并制定了一个聪明的赚钱计划。
此人名字的由来是无法测试的,因此暂时称为特定的A。
案子开始时,某贾模仿旧制度,占领了成千上万的“开元通宝”,与真正的开元通宝相比,他的假钱故意缩短了“元”一词。
赚错钱后,他将一些假钱运到陕西,将其与真实钱混在一起,以低价出售。
然后,某A穿着西装和皮鞋奔赴西安,声称自己是上海一家外国公司的代表,到处租用豪华轿车,花了大笔费用,经常租用茶馆,酬谢名流,并保持居高不下。简而言之,他一定是个超级粉丝。
然而,几天后,当地人知道一个与外国人结为朋友的富裕的上海商人来了,他充满敬畏和敬畏。
有足够的活力,某人在当地报纸上做广告,到处都刊登公告,得知这是开元通宝的由来,这次他带了大笔钱去收藏开元通宝,并要求高价。
通知还明确指出,他试图收取的开元通宝是假钱,不是普通的钱。
当倒入这种版本的钱时,由于工匠的不当操作,模具被铜液冲走,导致丢失了元字符钩,并倒入了错误的钱。
消息传出后,并不是所有的当地人都可以坐下来回家检查自己家中是否有假钱,一些人去市场询问购买。
结果,每个人都检查了一下,发现前段时间他们确实买了那种没有钩子的“开元通宝”。他们喜出望外,把她送到了贾家幸福生活的旅馆里。
有人全额支付了账单,非常慷慨。
有人问为什么要使用这种类型的钱?
某人犹豫了一下,只谈论收藏,拒绝说实话。
但是这种慷慨的态度绝对不是收集古董的手段,不可能有任何战术。
因此,有兴趣为某个假装亲密的贾宴会的人,漂亮的妓女,问酒热时要问问题。
某人A故意说,德国有一位伟大的发明家偶然用这种最适合枪支的旧钱测试了一种特殊的金属,不幸的是,他现在找不到这种物质了,很无奈。不得不委托一家德国外国银行在中国高价搜索和购买。
一些A还说这是商业秘密,请保持秘密,当然听众也同意。
自古以来,“从未谈论或听到过的秘密”一直是最快的。
在这种照顾下,某个贾人赶超了十,十或一百,这已成为这座城市的秘密。
现在他们知道这家德国外国公司有这样的商机,每个人都动摇了,不再将丢失的钩子开元通宝卖给某个贾,而是到处搜索和购买并ho积货物。是的,他们偷偷地把剩下的假钱扔进了市场,但价格比以前贵了很多倍。
假币全部卖出后,某人A声称手中的钱已用完,不允许他返回上海收取钱。因此酒店将继续代表他购物,因此人们不会注意到。
等待数十天后,没有任何特定A的消息。
那些ho积着大量假钱的人不能坐以待decided,决定不让他们一个人去,带着假钱去上海。当他们询问在国外的德国公司时,真相大白。
如果您再次举报该案件,那么该特定人员将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种情况很容易看出来,但受害人很多,而且其传播范围远不只是假货。
原因无非是贪婪。
时至今日,仍然有散漫的人在??做类似的事情,许多人被欺骗是因为他们无法逃脱“贪婪”这个词。
在古董店开张的过去,总是有这样的说法:“三年不开,三年不吃”。
精明的古董商特别喜欢与有钱人做生意,他们可以要求价格,而有钱人则不在乎。
据《清Bar笔记》记载,清朝的一位富商胡雪岩收藏了很多古董,他特别喜欢那些昂贵的古董。许多古董商在得知这一点后便急忙出售。
一天,一位商人要求出售一个青铜大锅,要八百两白银张开嘴,然后说:“这是真实的价格,而且没有赚钱。”
胡雪岩听到以下消息时不满意:“如果你不跟我赚钱,你什么时候留下?”
在向经销商支付了这笔钱之后,他甩开了他,说:“将来您不必来这里。”
出售铜像的商人没有密切注意顾客的心理,认为有钱人是老百姓,这毁了以后从胡雪岩赚钱的机会,他真是倒霉。
与他不同的是,北京珠宝店的负责人六里场聚正斋与“元帅府”里的于凤芝女士和秘书赵思女士打交道。
有一次,他把好友高殿卿送到元帅府卖一颗椭圆形的祖母绿,以1800元的价格买了下来,于凤芝让他离开鉴定,几天后,于凤芝打电话给高殿卿,要求他因为宝石的颜色不干净,所以把东西拿走了。
高殿卿无精打采地走出大门时,开始与警卫交谈,让他偶然在警卫处找到了装有宝石的袋子,当他回头寻找时,警卫变得模棱两可。
高殿青回到居镇寨,非常害怕被老板“解雇”。
但老板坦率地说:“老虎还有时间午睡!
这个守卫是古老的奉天杖,我们买不起,如果您看着他拿走,就必须把它交给他。
赚钱并避免灾难。只要路途通畅,没有好的产品就可以赚钱。”
从此以后,高殿卿热衷于为菊珍斋服务。
菊珍寨后来以3,0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对翡翠耳环,高殿青将其送给“元帅府”,以便于凤芝看到。
于凤芝以纯正的绿色和丰富,精湛的工艺瞥了一眼耳环。
他高兴地说道:“这是祖母绿,比原始祖母石强大一百倍。我保留着这颗祖母绿吊坠,我能给你多少呢?”
高说,至少有15000元人民币。
于凤芝买珠宝的时间只要他不讨价还价
-她认为谈判没有地位
-她点点头,数以万计的白花被用推车拉到了菊正斋。
Juzhenzhai似乎损失了1800元,但他赚了12,000元。
据说居正斋和元帅府正在忙于出售高品质的翡翠珠宝,有时一次可以卖出数十万银元。收藏家在交易收藏品时感到困惑,因为买卖双方都在进行隐形的心理战,这种心理战就像是武术大师的内在力量竞赛。结果往往是一个想法。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