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图,图形和文本无关。图片来自新京报
随着教师节的临近,有关教师欠款的信息引起了舆论。
根据国务院互联网+稽查平台上互联网用户举报问题的迹象,国务院稽查局近日派人到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进行公开调查,发现大方县已经落后。自2015年以来的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上级共支付教师激励工资,生活费,五项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欠款共计47,961万元,其中特殊教育支出341.94亿元资金被挪用。
“太糟糕了”“师生敢于动员金钱而不怕数千年的臭味?”“慷慨,不仅慷慨,而且勇敢” …近年来,党和政府经常颁布法规和指导方针,以确保教师的收入不低于官员的收入。在收入之际,大方县如此公然犯罪是令人震惊的。时间长度和金额也创造了新记录。
尊重教师和教育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保证教师工资是最基本的体现。否则,不得不为“大米酒吧”工作的老师会发现很难方便地完成工作。近年来,肇东,黑龙江,六安,安徽和湖南舞钢都有大量的教师工资。看到“绅士”教书和教育急于保护其基本权??利的人们,真是令人心碎。
老师的薪水必须严格执行。关于教师待遇的“硬性标准”,不仅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而且与之相关的其他法律长期以来一直是“严格要求”。还要重述中央和地方政府近年来通过的一些规章制度,并重复实施。
2018年初,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新时期教学队伍结构改革的意见》,申明“中小学教师薪酬的长效联动机制正在完善,在批准中小学教师的绩效工资总额时,要考虑到当地公务员的平均收入水平。工资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收入水平。”这种精神后来被反复强调。几天前,教育部,中央组织部等六个部门他们又提出了《关于加强新时期农村教师发展的意见》。
大芳区以三笔五申,不仅错过了教师的薪水,而且还错过了上级拨付的特殊教育经费。在进一步发展供销社体制改革的幌子下,大芳区发起了“三大五项”。建立一个融资平台公司,以违反吸收资金的规则,迫使教师存入变相股份,并给学生带来麻烦…………通过各种方式,师生们“毫无疑问地”绝望了。据悉,违规者98.6%的违规募集资金已转移至大方县政府资金平台,成为大方县政府的营运资金池。为什么财务管理系统徒劳?钱去哪儿了?这些问题需要澄清。
除了批评和问责制,此事中反映的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可能需要更多考虑。除了地方政府对教育的认识严重缺乏外,教师的任职时间如此之长和长时间的拖延也与薪酬机制密切相关。目前,教师工资的分配主要由地方政府支配。财政(主要在县一级)。而且一些地方财政(特别是在偏远和落后地区)财政紧张,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像我们所有人一样,在县财政系统中,教师人数最多,但他们无权说一说。这再次提醒我们,需要适当改变支付教师工资的机制。例如,省或什至中央政府可能会安排偏远和欠发达地区的教师工资支付,以确保使用专项资金。
“国家将繁荣,教师必须承担责任。”教师的薪水水平与教育质量直接相关。要建设一个强大的教育强国,创造一个尊重教师和教育的社会氛围,如果没有切实可行的对教师待遇的保证,一切都会变成“空话”。在教师节前夕选择一个特殊的结来揭示大方县教师的欠款,这表明了决心和政府的立场以保证教师的工资。
教育不仅可以建立儿童的未来,而且可以成为一个国家的明天。必须严加惩处未能拖欠教师工资之类的事情,以使其生效。
□胡新红(老师)
编者:景才霞审校: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