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共进晚餐
我终于到了拘留所
他经历了什么?
5月22日晚,现年46岁的四川何某兵愉快地进入杜桥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饭店,此前曾应几位朋友的邀请今晚聚在这里吃饭和吃饭。他在杜桥工作了多年的画家,结交了几个朋友,每三回见面一次。
在节日期间,交换了杯子,时间流逝了每个人的皮肤和不适。他很高兴,不知不觉喝了太多酒。他的一些朋友出于某种原因离开了,只有永远都打h的何某炳才停在酒桌前。
已经是0:40了,酒店老板王先生等不及了,他来到桌前,要求何某兵付账,提早合上床,于是邀请某事喝酒。他的口袋里没空了,他害怕说自己的脸无法挂起;他以为朋友已经提前滑倒了,肚子也很生气;他用酒精的精神引发了酒的疯狂,并开始骂老王。
侮辱餐厅老板老王到何某兵只能站着呼吸,但他要求何某兵尽快退房,他将关闭。穆宾(Moubing)用他的力量跳起酒狂,跳上跳下,拍了拍桌子,砸了筷子。王老板不禁报警。
在杜桥派出所接到警报后,小陈警察和辅助警察小潘等人到现场了解情况,并说服何某兵买菜并立即回家睡觉,没有麻烦。他沉浸在醉酒世界中的“国王归来”世界中,无法听从说服。随着警察的处理,他开始虐待他。从“狗用鼠标做更多的生意”开始,责骂越多,越不舒服和累人。您一生中学到的词汇。
警察警告何某兵,他们通常是执法人员,你应该带执法人员,不要用酒挑衅或引起愤怒,否则,何某兵无视建议,在摔倒后大喊大叫。由于口头警告无效,她决定将何某兵带到杜桥派出所,等他清醒之后再采取适当的治疗措施。
当警察和辅助警察检查何某兵将其带到警车上时,何某兵不仅没有与警察合作执行法律,而且还咬了一口小潘辅助臂的右臂,小锅的右臂立即肿胀,留下一系列深齿痕。警察叫何某兵到派出所,将他拘留,直到他醒了。
到达杜桥派出所办案处后,何某兵仍然坐立不安,在办案处胡乱大喊,用脚反复踢踢警察和警卫,每个人都必须将他抱在清醒的椅子上。
有人怀疑何某兵的行为妨碍了公共事务,并已依法予以刑事拘留。清醒后,何某兵对此感到后悔,但他并没有遗憾地卖出毒品,他不仅要去看守所供认,还要支付260元的住宿费。